第745章 推凶_灵境行者
笔趣阁 > 灵境行者 > 第745章 推凶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45章 推凶

  第745章推凶

  天下归火没有技能?

  张元清的表情变得凝重,以天下归火的智慧,不可能听不懂自己的暗示。

  说明他真的没有技能!

  难道不是每个角色都拥有技能?只有特殊角色才拥有技能?

  前两个拥有技能的是董法师和丹尼尔,而这两人都是嫌疑人,最后一个嫌疑人是狼人,而天下归火的房间里,没有指向大卫就是狼人的线索

  也就是说,只有三个嫌疑人有角色技能,天下归火(大卫)不是狼人,所以没有角色技能

  这样推理的话,逻辑是自洽的,但是,这就和扶乩的结果起冲突了。

  试想,如果只有三个嫌疑人拥有角色技能,变相的验证了三个嫌疑人的特殊,那么凶手肯定是三人之中。

  但扶乩给出的启示是字母“d”,名字里带“d”的是丹尼尔、大卫和董法师。

  大卫如果是狼人:三名嫌疑人的逻辑对了,扶乩的启示也对了。

  “也可能,扶乩的启示,指向的是丹尼尔和董法师,与狼人伦恩无关?”张元清心里暗想。

  线索其实已经很多了,但都无法连成一个自洽的逻辑闭环,反而有种一团乱麻的感觉。

  翟菜显然也意识到不对劲,抓了抓头发,靠拢过来,低声道:

  “他好像是一张白牌,不是凶手,你确定大卫一定在嫌疑人里?”

  张元清顿时卡壳,“如果关雅没死就好了”

  这句话变相的回答了翟菜,再聪明的人,逻辑能力再强的人,终究比不上洞察专精的斥候。

  翟菜再次头疼的抓了抓头发,“大卫不是嫌疑人,也不是狼人,那么伦恩就是狼人,成为三个嫌疑人之一。”

  “不,狼人不是凶手,凶手在董法师和丹尼尔之间。”张元清沉声道。

  扶乩的结果,其实已经把狼人从嫌疑人里摘除了。

  天下归火和赵城隍对视一眼,从刚才开始,他们就跟不上两人的思路了,总感觉单传骑士和元始掌控了他们不知道的线索。

  但这是不可能的,所有的线索都是共享的。

  翟菜点点头,突然吐出一口浊气,道:

  “记得进入画卷时得到的提示吗。公推失败,死在案件里的人会彻底死亡。

  “如果你确定凶手出在丹尼尔和董法师之间,那么现在可以推凶了。我觉得没有必要等到明天,因为今天晚上死的可能是伦恩,那么早一点公推,可以少死一个人。

  “假设我们失败了,损失三名队友,但我们四个可以离开。”

  赵城隍和天下归火看向了张元清。

  “我想想,我想想”张元清陷入两难。

  单传骑士说的有道理,按照扶乩的结果,凶手出在“丹尼尔”和“董法师”之间,那么现在推凶是最正确的决定。

  反正狼人伦恩的嫌疑已经可以排除,那么他房间的线索看不看,意义不大。

  况且,翟菜是做好最坏打算的,如果推凶失败,队伍损失三人,活下来四人。而等到明年的话,最坏的情况就会变成队伍损失四人,活下来三人。

  但张元清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劲,作为一个成为灵境行者以来,通关过很多解密型S级副本的人物,有时候经验、直觉,比逻辑更重要。

  就像篮球运动员可以凭借手感,来判断这次投球能不能得分。

  手感不对,那么在球离手的瞬间,就知道投球失败了。

  张元清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是不是只有三个嫌疑人的角色才拥有技能?孙淼淼的死亡是不是因为兰斯家族血脉的缘故?驱魔人丹尼尔的杀人动机没找到。大卫没有明显的杀人动机,那他房间里的“毒药”、“情书”和“羊皮纸”在案件中的作用是什么?

  还有很多疑点没有解开,一团乱麻。

  这次的手感不对.张元清说道:

  “我想看看伦恩房间的线索,我赌明天死的不是赵城隍。如果明天死的是他,那直接推凶。”

  翟菜叹了口气:

  “其实我更倾向现在推凶,即便失败了,我也还能活着。如果等到明天的话,万一今晚死的是我呢?然后你们推凶失败了,我也跟着回归灵境。”

  他看向赵城隍和天下归火:“对伱俩来说,也是风险。”

  赵城隍和天下归火面无表情。

  “好吧!”翟菜耸耸肩:“我尊重你们的意见,少数服从多数嘛。”

  公推必须同时喊出凶手的名字,他一个人说了不算。

  小黑子,终于露出鸡脚了!张元清心里吐槽。

  他其实理解翟菜的担忧,丹尼尔是有技能的,倘若今晚死的是单传骑士,那么技能就白白浪费了。

  另外,翟菜到现在还没发动技能,张元清猜测丹尼尔的技能必须满足某种条件才行,与随时可以发动的扶乩不一样。

  四人没有继续讨论案子,或背靠墙壁,或坐在床边,默默梳理着线索,复盘整个案件,然后静静等待黑夜降临。

  时间在静谧中悄然流逝,终于,尖锐凄厉的猫叫再次响起。

  黑夜降临!

  夜幕迅速笼罩古堡,驱散光线,将四人吞噬。

  张元清在黑暗中等待了几秒,发现自己还没死,就知道今晚死的不是他。

  俄顷,黑夜潮水般退去。

  张元清、翟菜和赵城隍,立刻彼此环顾,然后一起看向地面。

  天下归火直挺挺的躺在地上,安详的仿佛睡着了。

  “呼”三人同时吐出一口气,还好,死的不是我!

  张元清立刻催促道:“走,去找伦恩的房间。”

  他们离开的脚步都变得轻快了许多,只留下火师之耻孤独的躺在冰凉的地上。

  伦恩是兰斯家族的园丁,身份低下,三人在一楼找到了他的房间。

  赵城隍支付了积分后,房门顺利打开。

  “吱呀”的声音里,房间的格局缓缓映入三人眼中,这里的家具比楼上更简陋,一张床,一张桌,仅此而已。

  同时,一股难言的恶臭扑入鼻腔。

  腐烂的老鼠,或者爬满蛆的猪肉,又或者在闷热密闭空间里发酵好几天的男性白浊.差不多就是这个味道。

  三人连连皱眉。

  翟菜侧头看向赵城隍,没好气道:“你是把尸体囤在房间里准备过冬吃吗。”

  赵城隍冷着脸,不理会他的调侃,主动进入房间。

  作为尸山血海里闯过来的圣者、主宰,当然不会被区区恶臭吓退。

  进入房间,他们很快找到了散发恶臭的源头,那是一滩发黑发硬的腐烂血肉,位置在床头,看起来就像醉汉的呕吐物。

  “呕吐物!”翟菜说:“我的小秘书酒喝多了,就是这么吐的,她经常给我挡酒。”

  “你一个主宰,还需要别人挡酒?可耻!”张元清吐槽了他一句,召唤出山神权杖,在那滩呕吐物里拨弄了几下,“量也太大了吧,四五个成年人一起吐,才能吐这么多.”

  发黑发硬的表层剥开,露出了里面的秽物,些许肉沫,几截肠子,以及腐烂严重的,几乎无法分辨的脏器碎片。

  “吞食古堡主人的确实是伦恩,伦恩就是狼人!”赵城隍盖棺定论道。

  翟菜挥了挥鼻边的空气,推开窗户,让新鲜空气能涌入房间,同时说道:“床上有狼毛!”

  铺着薄薄羊皮的床上,有几簇坚硬的,灰色黑的长毛。

  伦恩的狼人身份已经不需要怀疑了。

  照例寻找了一番,从床底拖出的木箱里,发现了一枚银质十字架,十字架上刻着一行单词:

  “我们之间,只能存在一个!”

  “十字架?”张元清拿起十字架端详,触手有些温热。

  翟菜“咦”了一声:“这个时代的银质十字架,只能是教廷的东西,狼人怎么会有这玩意,我看看.”

  他从张元清手里拿过十字架,“这是被施加过祝福的十字架。”

  “有什么用,保平安?”张元清问道。

  “银质的十字架,只能是用来对付吸血鬼的,吸血鬼生命力强大,据说拥有复活能力,很难杀死,但教廷祝福过的十字架,对吸血鬼有致命威胁。我想起来,以前老师讲中世纪历史的时候说过,狼人和吸血鬼是死敌,因为他们都是黑夜里的强大生物。”翟菜说。

  作为死敌,狼人随身携带对付吸血鬼的银质十字架,也就不奇怪了。

  狼人伦恩房间的线索:呕吐物、十字架、狼毛。

  三人盯着那滩呕吐物陷入沉思。

  “好像对推凶没什么作用,伦恩是狼人这件事,咱们已经推理出来了。”翟菜摸着下巴说。

  “至少确定了狼人就是那个吞食者,但我觉得不对劲.”赵城隍思索几秒,说:“为什么内脏会吐在这里,为了告诉我们伦恩是狼人,吃了雅·兰斯的内脏?”

  “不排除这个可能,毕竟大脚怪也喜欢吃人类,呕吐物用来区分谁才是吞食者。”翟菜说。

  张元清突然说道:

  “但这有什么意义呢。古堡主人死亡现场没有打斗痕迹,没有挣扎痕迹,她当时要么已经死亡,要么昏迷,如果是昏迷状态,死因就是被啃食而亡,但这样的话,丹尼尔和董法师没必要再补刀。所以,古堡主人不是啃食而死。

  “既然这样,不管啃食她的人是大脚怪还是狼人,都无所谓吧。”

  翟菜觉得有理:“所以这滩呕吐物显得多余,可是打开房间的代价那么大,不应该只给一些无用的线索。”

  “那呕吐物到底有什么用!”赵城隍问。

  “与其说呕吐物有什么用,不如说狼人为什么要呕吐,是雅·兰斯的肉质不合胃口?吃坏肚子了?”张元清皱起眉。

  嗯?吃坏肚子!?

  三人同时愣住,仿佛心有灵犀般的,六目相对。

  “别急别急,我来复盘一下.”张元清深吸一口气:

  “从现场勘查的结果来看,雅·兰斯的致命伤是心脏和被啃食脏器,嫌疑人是董法师、丹尼尔和狼人,凶器是冰笔、大剑和利齿。

  “但现场没有挣扎的痕迹,没有战斗的痕迹,胸口贯穿伤的出血量又少,这些痕迹都说明,雅·兰斯极有可能在胸口被贯穿前,被啃食前,就已经死了。

  “但我们明明只在雅·兰斯身上发现两个致命伤,三种作案手法,如果这些都不是,那雅·兰斯是怎么死的?有没有可能存在我们忽略的第四种作案手法,比如.”

  翟菜猛地一击掌:“比如毒杀!”

  赵城隍冷峻的脸庞露出兴奋之色,接着说道:

  “雅·兰斯是被毒杀的,所以狼人才会吃坏肚子,这滩呕吐物才是证据。管家写给丹尼尔的委托书里提过,狼人吃人是连骨带肉一起的,不会留下残骸,但雅·兰斯是中毒而死,它吃到一半,吃坏了肚子,痛苦难耐,所以匆匆离开,回到房间,剧烈呕吐,雅·兰斯的尸体才得意保存下来。

  “被毒杀的话,胃里会有残留物,肝脏也会出现中毒反应,但她的内脏都被狼人吃了,所以我们才没有发现第四种作案手法。”

  张元清点点头:“那真正的凶手是谁?”

  答案呼之欲出!

  翟菜呵一声:“大卫!难怪你说大卫一定在嫌疑人里。”

  赵城隍皱眉道:“不过,大卫为什么要毒杀雅·兰斯?”

  “那封情书。”张元清信心十足,“大卫和森迪相恋了,但雅·兰斯不会同意两人的婚事,大卫又舍不得古堡的优渥生活,于是毒杀了雅·兰斯。当然,也可能另有原因,那封羊皮纸说明大卫知道兰斯家族的底细,不是普通的家庭教师。”

  凶手如果是大卫的话,一切线索都对应上了,扶乩的结果也对应上了。

  “推凶吧,结束谜案,咱们该离开这里了。”张元清催促道。

  三人对视一眼,同时点头,念出了凶手的名字:

  “大卫!”

  下一秒,耳边传来提示音:

  【叮!答案错误!很遗憾,你们没能找出真正的凶手!】

  PS:错字先更后改。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otorc.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lotorc.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