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灵境任务_灵境行者
笔趣阁 > 灵境行者 > 第224章 灵境任务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24章 灵境任务

  第224章灵境任务

  “那松海分部的意思呢?”张元清问道。

  “福省分部能包庇朱蓉,松海分部自然也能包庇止杀宫主。”

  一听百夫长这么说,张元清便懂了,笑道:

  “所以,朱家这个亏就白吃了。”

  朱家,乃至福省分部,在松海没有执法权,只要松海分部庇护,他们就拿止杀宫主没办法。

  这就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傅青阳双手插兜,英俊的脸庞保持着冷漠,轻轻点头:

  “止杀宫主看似疯狂、偏激,实则精于算计。”

  张元清认同傅青阳的评价。

  宫主是在告诉朱家,我就算剥了朱蓉的脸皮,打了朱家的脸,朱家也拿我没办法。

  再敢打我面首的主意,下次就不是剥脸皮那么简单,而是杀人,朱家依旧拿我没办法。

  当然,真杀了朱蓉,朱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明的不行就会来暗的,所以宫主没杀朱蓉,而是狠狠教训一顿。

  如此,朱家收到了威胁,又还留有余地,就算不甘心,也会咽下这口气。

  尺度把握的刚好。

  朱蓉的麻烦暂时算是解决了,以后有能力,再找朱蓉算账,铜雀楼的案子,她必须付出代价张元清转而说起另一件事。

  “百夫长,寇北月姐姐那个案子,上头有给回复吗。”

  傅青阳皱起英气勃勃的眉毛,道:

  “没有回复,也不可能有回复,你想给寇北月翻案,给他姐姐翻案,可以,但不能让治安署承认治安队长伪造证据,构陷寇北月。

  “如果你愿意退一步,不妨听听我的建议。”

  张元清挺直腰杆,“百夫长请说。”

  傅青阳目光一直望着场内的战斗,道:

  “新的沙口区治安署长,上星期刚上任,新署长励精图治,整肃风纪,便把过去几年里的案子重新翻了出来,发现寇北月杀姐案疑点重重,证据不足,凶手另有其人。

  “于是撤销了寇北月的通缉令,沙口区治安署将重查此案,一定会抓住凶手。”

  说到这里,傅青阳扭头看来,“你同意这个说法,我便替伱去沟通。”

  傅青阳的政治能力简直点满了啊.张元清不由想起赤月安事件里,这位高冷公子哥嫁祸暗夜玫瑰的操作,心里感慨。

  只能这样了,能还寇北月一个清白,让他抬起头来做人,目的也达到了.张元清道:

  “行。”

  傅青阳微微颔首,重新看向擂台,又道:

  “第二次单人灵境快来了吧,跟你说些趣事,长老群里,不少老家伙很期待你的第二次专属灵境会是什么难度等级,甚至比圣者境的比赛还要期待。”

  张元清一愣:“怎么说?”

  这话刚出口,张元清就后悔了,他仿佛听到了傅青阳的回答——比赛没有期待感,因为冠军必然是我!

  然而,傅青阳的回答却是:

  “女元帅在超凡阶段,进过一次S级,两次A级,一次杀戮副本,然后晋升了圣者。

  “老家伙们在根据你进副本的次数、难度等级、升级速度,来评估你的潜力。如果你在超凡阶段的成长轨迹和女元帅相似,那么你就有了盟主之资。

  “如果你在圣者阶段的成长轨迹和女元帅相似,那你就”

  “我就是成了下一任盟主的候选人?”

  “你就能把过河卒的称号抢过来。”

  过河卒的称号张元清认真想了几秒,嘴角一抽。

  好家伙,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大意了。

  傅青阳丝毫不脸红不羞愧,缓缓道:

  “我也很期待你下一个副本的难度等级,记得进副本前,要汇报给李东泽。”

  次日,上午九点。

  张元清来到傅家湾,进入奢华的办公室。

  傅青阳坐在宽大的书桌后,一身雪白,凝视着进来的下属,道:

  “沙口区治安署回复了,他们同意我的建议,但治安署的人不会出面,得由你自己去说。另外,也不会有赔偿金。”

  他把一份盖着沙口区治安署公章的文件推过来:

  “这份说明书,是他们最大的让步。”

  我自己去说.没有任何补偿张元清脸色一沉。

  沙口区治安署的态度,就像是被无赖缠着没办法做出的妥协,满满都是嫌弃和倨傲。

  我们同意,已经是给你们面子,但千万别幻想我们的人会出面办理这件事,至于赔偿金,想都别想。

  张元清深吸一口气:

  “可以!

  “但要劳烦百夫长,替我向沙口区治安署的署长传句话,一定要传达。”

  傅青阳颔首:“什么话。”

  “曹尼玛!”

  无痕宾馆。

  穿着外卖员服装的寇北月,坐在前台边的休息椅上,愁容满面,时不时抓几下脑袋。

  小圆亭亭玉立的站在前台后,淡淡道:

  “你是在担心元始天尊吗,诅咒的事他已经处理妥当,不会有后遗症。”

  “真的?”寇北月闻言,面露喜色:“那就好。”

  转而继续消沉,继续愁眉苦脸。

  小圆蹙眉道:“有事就说。”

  寇北月保持这样的状态很久了,她原以为是担忧元始天尊的安危。

  寇北月嗫嚅道:

  “我爸生病了,昨天我偷偷去了他们住的地方探望。”

  “什么病?”

  “强直性脊柱炎。”

  “所以你需要钱对吗。”小圆说。

  寇北月沉默了,半天憋出一个字:“是。”

  这个字说出口,矫情的少年终于如释重负的把尊严和脸皮放下,情绪有了宣泄口,说道:

  “自打我和我姐出事后,我爸就过的很抑郁,住了几十年的地方也待不下去了,带着我妈搬家,断绝了与亲戚的往来。

  “我妈心脏不好,一直在吃药,所以我爸压力很大,他过的非常辛苦,昨天我去看他,突然发现他已经满头白发,又黑又瘦,变得我快不认识了。

  “我很想现身见他们,很想陪着他们,很想让他们挺直腰杆做人,但我不敢。”

  寇北月用力搓了搓脸:“小圆,我想爸妈了,我想回家”

  小圆静静的听着,眼神有些恍惚。

  这时,宾馆的玻璃门突然打开,一名穿着治安员制服,拎着公文包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小圆上下审视着年轻人。

  寇北月立刻收起沮丧、哀伤的表情,拿出昂首挺胸的桀骜,打量道:

  “你怎么穿上狗皮了?

  “赶紧扒下来,老子看到穿狗皮的人拳头就痒。”

  张元清冷笑道:“你又打不过我,信不信我动动嘴皮子,就能让你喊爸爸。”

  寇北月岂能忍受这样的挑衅,眉毛扬起:“狗屁!你要是有这能耐,老子以后见你就喊。”

  他刚说完,就看见元始天尊从公文包里抽出一份文件,展示在他眼前。

  什么狗屁东西.寇北月正要挥手打开,目光扫过文件的他,忽然瞪大了眼睛,身体僵在那里,呼吸变得急促。

  看见莽撞粗鲁,感情不够细腻的寇北月,露出这样的表情,小圆愣了愣,接着从元始天尊的打扮上,联想到了什么。

  她略显无神的眸子,亮起了璀璨的光芒。

  张元清用文件拍着寇北月的脸,就像土豪用钞票打社畜的脸颊那样,呵道:

  “叫爸爸!”

  寇北月脸色憋的通红。

  白色轿车缓缓驶入平乡镇。

  平乡镇是靠近金山市的一座镇子,没有高楼大厦,也没有美观的基础建设,以乡镇常见的红砖房为主,体面一点的,则在墙体刷上白漆,屋顶铺上红色琉璃瓦。

  镇子主干道两边的超市、商店和饭店,装修风格偏向本世纪初。

  不多时,按照寇北月的指引,白色轿车来到一栋四层红钻房前,他父母就住在这里。

  准确的说,住在这栋楼的其中一个房间。

  随着经济的发展,工业化从城市走向村镇,大量人口的涌入带来了住宿需求,盖房子收租成了当地人来钱最快最稳定的一条渠道。

  寇北月的父母就住着这栋楼里,三楼,靠近楼梯口的那间房。

  张元清听寇北月说,他父母这两年来,日子过的很拮据,小病硬熬,大病不敢就医,其实寇北月家在金山市是有房子的。

  但老两口一直没卖,宁愿苦巴巴的苦日子,也没舍得卖掉房。

  究其原因,大概是怕那个禽兽不如的儿子将来找不到家吧。

  三人下车,进入红钻楼,沿着楼梯来到三楼。

  寇北月深吸了好几口气,右手抬起又落下,终于鼓起勇气,敲响了房门。

  “咚咚!”

  几秒后,房门打开,门后是一个瘦弱的中年妇女,皮肤很黑,遍布晒斑,眼角的鱼尾纹很深。

  满脸写着饱经风霜。

  中年女人看到寇北月,明显一怔,然后嘴唇颤抖起来,眼神也颤抖起来。

  她就这么看着寇北月,任由泪水从眼眶里汹涌而下。

  张元清沉默的在旁看着,他从中年女人的表情、眼神里,看到了很多情绪,愤怒、悲痛、憎恨、思念很难想象,一个人会在短短几秒内,迸射出如此复杂的情感。

  想来她此刻的心,已被潮水般的情感吞没。

  寇北月抿着嘴唇,看着母亲,一言不发。

  他恨父母不信任,恨所有人都冤枉他。

  他绝不流泪,不说一句服软的话。

  这个年纪的少年,死犟死犟的。

  突然,一声低沉的,愤怒的咆哮声,从屋子里传来。

  一个穿着汗衫的中年男人,握着菜刀,僵硬脊椎奔了过来。

  他满脸发狠,面目狰狞,眼神里却流淌着海潮般的悲伤。

  这下,张元清不能旁观了,越过中年女人,迎上挥舞着菜刀的寇爸爸,劈手夺过。

  “畜生,老子要砍死你这个畜生,你还有脸来,你怎么有脸来.”

  中年男人愤怒咆哮,泪水涌出。

  面对父亲的谩骂和指责,寇北月红了眼眶,梗着脖子,一言不发。

  张元清翻来覆去的说着“冷静”“不要冲动”“我是治安员”之类的话,半说服半武力的把中年男人拽到桌边坐下。

  房子布局很简单,一室一卫,卧室和厨房是相连的,不,没有厨房,所谓的厨房,其实就是在窗边摆了一张桌子,用来放置煤气灶。

  旁边立着一只煤气罐。

  “不要激动,冷静!”

  张元清又强调了一遍,然后取出文件,摆在桌上,道:

  “寇北月的案子要重新审了,经过我们的调查,发现他是无辜的,这是沙口区治安署给你们的说明书。”

  一边说着,他一边取出证件,道:“我是沙口区治安署的治安员。”

  听到他的这些话,门口的中年妇女,几乎是扑到了桌边,与双手颤抖着拿起文件书的丈夫一起看完文件。

  十几秒后,中年女人嚎啕大哭起来,像是要把这两年来的委屈,一股脑的发泄出来。

  寇北月的父亲则一个劲的抹眼睛,老泪纵横,分不清是喜还是悲了。

  “治安员同志,谢谢,谢谢你.”

  中年女人紧紧握住张元清的手,悲痛哽咽。

  这本就是该给你们的交代啊,为什么却显得像一场恩赐?

  还以为会被追着砍的张元清,忽然失去了所有的情绪,他把公文包放在桌上,道:

  “这里有三十万,是治安署给你们的赔偿。”

  做完这一切,他扭头,快步离开。

  小圆阿姨合上房门,没有打扰一家三口团聚,跟着张元清一起离开。

  “怎么突然不高兴了?”

  走出红砖楼,她的声音罕见的,透着一丝温柔。

  “赔偿金是我自己出的,沙口区治安署根本就不想认这个事儿,他们只愿意给一份说明书。他们看不到寇北月的冤枉,看不到受害者家属的屈辱和绝望。”

  “他们从来都不觉得该给百姓一个交代,不,哪怕是一个解释也吝啬。”张元清望着天边,低声道:

  “我看到了上位者的傲慢,我很生气,但我无能为力。”

  次日,早点九点半。

  角斗场,白虎卫新宠,坐在帮主身边,说道:

  “百夫长,寇北月的事已经解决了,非常感谢。”

  傅青阳没有看他,目视擂台:“我没有从你的语气里感受到谢意,对了,昨天的话我已经传达。”

  “非常感谢!”

  “嗯,现在我感受到了。”傅青阳满意点头。

  张元清轻呼一口气,不管怎么样,总算解决了。

  接下来调整状态,迎接杀戮副本,或第二次单人灵境。

  如果第二次单人灵境晚于杀戮副本,那就不是夜游神专属灵境,而是星官专属灵境。

  不知道星官的副本是怎么样的。

  时间缓缓流逝,到了中午十一点,已有四组选手结束比赛,值得一提的是,今天角逐的是圣者境的十六强。

  选手们的质量明显高于前两天。

  傅青阳说,如果一切顺利,明天角逐八强、四强,后天就是冠军争夺赛。

  “元始,算时间的话,你的单人灵境就这两天了吧。”

  关雅说道。

  “我最近有在看攻略,哪怕遇到S级,我都有信心。”张元清自信满满的说。

  祭天套装给予了他极强的自信。

  后排的有凤来仪提醒道:

  “不要太自信啊混蛋,S级试炼灵境和S级三级灵境的难度,不在一个层面。”

  佘灵隧道那点危险,对普通人来说是必死之路,但对两级,三级的灵境行者来说,就跟过家家。

  所以,3级的S级单人灵境,不,哪怕是A级灵境,都是凶险异常的。

  张元清正要说话,耳边突然想起灵境提示音:

  【叮,灵境地图开启中,60秒后进入灵境,您本次进入的灵境为“失语村”,编号:1018】

  【难度等级:A】

  【类型:单人(死亡型)】

  【主线任务:存活24小时。】

  【备注:非灵境物品不可带入。】

  【1018号灵境介绍:有一天,村民王小二在后山中挖出一座古墓,墓中有一具女尸,以及丰厚的陪葬品。王小二盗出陪葬物品,打算进省城卖给大户人家。岂料,那天晚上,她跟着出来了.】

  张元清万万没想到,单人灵境会在这个时候开启,过去三次灵境任务,都是晚上开启的。

  这给他造成了一个错觉:我的灵境任务都在晚上。

  等等,失语村?太一门给的灵境攻略我都看完了,没有失语村这个副本啊.未被攻略的副本?还是太一门未曾收录?

  两者是有区别的,未被攻略的话,那就是首杀副本。后者的话,太一门之外的夜游神或许已经通关过,但太一门的夜游神没有,所以资料库里没有收录。

  但不管是哪一个,资料库里没有的攻略,都意味着价值巨大,但对进副本的人来说,危机也大幅提升了。

  张元清脸色一变:

  “百夫长,我的灵境任务来了。”

  PS:错字先更后改。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otorc.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lotorc.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