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二十九章争风吃醋_外企红颜
笔趣阁 > 外企红颜 > 5第二十九章争风吃醋
字体:      护眼 关灯

5第二十九章争风吃醋

  [第5章卷5

  第5节第二十九章争风吃醋

  马舒最近帮助销售部的客户,主要成都电子行业研究所和西安航天行业的客户办理组团出国的手续,出访目的地还是新加坡和美国。行程中除了业务学习、参观和考察的正式内容外,娱乐方面的环节还是必须要有的,例如公司要给客户分发一些零花钱,当然主要是美元,以供他们去赌场,酒吧,甚至是一些夜总会或是看秀表演的零花之用。

  按照销售部的提议和要求,马舒把他们的出国行程安排和相关费用申请形成了一份报告,送给约翰审批。与以往不同,这次马舒把报告给了约翰之后,趁着他读报告之机,绕到约翰老板椅的后面,双手捏着他的双肩,为他按摩起来。

  约翰挺享受,叫马舒去把门反锁一下。马舒锁了门,继续在约翰的脖子和肩上揉捏了起来。过了一会儿,马舒发话了,问道:上次在昆仑的时候,你答应我回来查费用和许芸账目的事,你查了吗?

  约翰近期的事情一直比较多,没顾得上,另一方面,他觉得马舒说的或许有些夸张,没有太在意。今天见马舒又提起了,就敷衍道:我已经叫丁玲去整理了,我还没拿到材料。

  你骗人,根本就没去查,你是老板,你让丁玲拿单据过来查,她哪敢推脱!我不信,你是在骗我。马舒说道。

  没有骗你,我骗你干什么啊?约翰继续解释道。

  马舒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转身绕到了约翰的老板桌前面,面对着他,拿起了桌上的座机话柄,给到了约翰的手上。约翰愣了片刻,不知道马舒想干嘛,就听马舒说道:你现在就给丁玲打电话,让她把上个月的费用单据给你送来。我想看看她到底听不听你的。说完,她回身去把刚才门反锁的按钮打开。

  看到马舒的这一连串动作,约翰禁不住笑了。想想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就随手拨通了丁玲的座机:嗨,丁玲,我是约翰。麻烦你把我们上个月的费用报表和单据送给我看一下。约翰对丁玲说道。

  除了报表,你还要单据吗?电话那头,丁玲以为自己听错了,因为约翰一直以来是只看报表,不看单据的啊。

  是,下个月,布莱恩和凯瑟琳要从新加坡过来查账,我想看一下单据,以免他们问起来时,我回答不上来。约翰一脸正经地说道。

  好,我准备一下,稍后给你送去。丁玲回答道。好的,谢谢!约翰就把电话挂上了。

  趁着约翰与丁玲通话的时候,马舒又绕回约翰老板椅的后面,双手搭在他肩上。约翰挂了电话,马舒就去亲了一下他的脸颊,故作暧昧,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喽。伸手拿起了约翰刚刚签字的报告,脚步轻盈地从约翰的办公室离开。

  较之许芸,丁玲和马舒,袁泓是一个非常单纯的人。她从小家境优越,奶奶家的背景就很深,所以一直以来几乎没有受过苦。眼下的这份工作是她的第一份工作,也是第一份外企的工作,工作本身对她而言,更多地是消磨一些时光,至于职场方面的发展,她几乎从来就没有去想象过。

  最近公司内外有人对自己有好感,并想约她或是表白,让袁泓心里七上八下的,她都有些不会应付,就向许芸取经。许芸知道袁泓的男朋友白杰也是她们高中时候的同学,并且都认识,许芸建议袁泓让白杰经常来公司接她下班,时间久了,大家都知道你有固定的男朋友,估计慢慢地就没人来骚扰你了。

  袁泓采纳了许芸的建议,加之白杰在自己家族的印刷企业上班,工作时间比较灵活,所以开始时不常的往袁泓公司这边跑,虽然他不能保证天天都到,但袁泓心里踏实了不少。

  几天过后,约翰有机会认真看了公司上个月的费用情况。比起销售部门的费用,市场部和办公室的费用要少很多,而且相对固定,但在看了许芸名下的报销费用后,发现数目不小,而发票中的名目大多是礼品,食品,餐费,或是办公用品等等,金额从几百到几千元不等,名目很含糊和笼统,当然所有票据上都有马丁的签字,上月的她的费用总金额是四万五千元,数目不算小,是她工资的十倍。虽然里面的大多费用是为公司的事情而发生的,但约翰明白,许芸还是借机给自己私下添了不少东西,看来马舒所说的事还真的靠谱。虽然心里有了数,约翰自己知道,为了这点小事,他不值得去和马丁翻脸。

  临下班的时候,看见许芸和袁泓一起先走了,马舒便到约翰的办公室来串门,这个时间点,平日里通常是约翰主动暗示马舒的。今天马舒的主动上门,约翰就知道,马舒一定是为所谓的查账之事来着。约翰就是不明白,马舒盯着许芸有什么目的,许芸的事和她有多少关系。当然女人的心,男人有时是无法猜透的。

  进了门,停顿片刻,背身把门反锁上,马舒信步来到了约翰的身后,双手从后面搂着约翰的脖子,轻贴着他的脸颊,撒娇道:今天我不请自来,你有啥感想?

  约翰放下手中的笔,转身过来拥吻马舒道:感觉很好啊。

  马舒顺势就坐在了约翰的腿上,左手继续搂着他的脖子,嘴上亲吻着,右手伸向了他的下体。我有些想你了。马舒呢喃道。

  噢,是吗?虽然约翰有些拿不准她的真实想法,但仍然故作享受地问道。

  你不相信啊?马舒故作生气状,要站起来,约翰左手紧搂着她的腰,不让她起身。你讨厌。我没有啊,是你自己要来的啊。好,你存心,我不理你了。别,别,你不就是要问我账的事查得怎么样了吗?双方嬉闹了一会儿后,约翰说道。听约翰提到了自己关切地事,马舒就不再贫了,问道:那你说说查得怎么样?

  确实有一些问题。约翰没想好和马舒该说到何种程度,约翰有些含糊地说道。

  是不是应该是挺大的问题?马舒追问道。

  没有啊,还好。约翰继续糊弄道。你怎么知道有大问题啊?约翰反问着。

  明眼人看都看了出来,上个月许芸几乎天天都往自己的家里买东西,包括各类进口小家电。马舒快人快语道。

  马舒说的确实有一些道理,如果接着和她瞎绕,实在也绕不明白,于是约翰决定就把他查后的情况告诉她,但不能让她到外面瞎说。想到这,他就对马舒说道:

  你先站起来,然后到我正面,面对着我跨坐下来。约翰吩咐道。

  马舒按他要求,正面跨坐在他的腿上。我坐好了,你说?

  约翰故作正经,面对面对马舒说:我和你说的关于公司内部的具体事情,只能到你这为止,不能传出去,可以吗?

  马舒的头像拨浪鼓似的点着,说道:你放心,我保证不会乱讲。看着马舒可爱的表情,约翰用右手食指去挂了她的鼻子。

  你快说。马舒双手摇动约翰的双肩,催促道。

  我是查了许芸上月的费用,确实超出了我的想象,她报的费用差不多四万五千元。约翰说道。

  啊,这么多,上个月除了活动的直接费用,我个人相关的费用报了不到三千元。差距怎么这么大啊。马舒惊叹道。

  余光扫到了约翰桌上左侧的一摞票据,马舒相信约翰是看过单据,不是瞎编的。看着马舒夸张的表情,约翰把双手从马舒镶边白衬衣的内部伸入,去把玩她拿高耸的**。我和你说了哦,你不许和别人瞎说的。约翰叮嘱道。

  她的这些单子都是马丁签的字吧?马舒接着问道。

  是啊,马丁是有签字权的。约翰说道。

  好,下个月我也要买,你给我签字。马舒开始较劲道。

  你买什么啊?约翰故作不知地问道。

  和许芸一样啊,谁叫你是大老板啊!马舒撒娇道,双手特地去按住约翰的手,对着自己的丰乳用力揉着。

  约翰这才明白马舒查许芸的目的是什么,她想在公司里和许芸平起平坐,起码不能低她一头。想到这,就对马舒说:好吧,那你去办就是了。

  虽然知道约翰不能拒绝自己,但听到他亲口的允许,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于是她给了约翰一个热情的吻,约翰高兴地回应着,顺手就伸到她的短裙内,准备去脱她的内裤。

  马舒基本的目的达到了,不想马上和他在办公室行**之欢,以免让约翰觉得自己是拿**和他交换的,所以她赶紧和约翰说:对不起,我今天身体不大方便,改天你去酒店开个房间,我喜欢和你去酒店呆着,独处。

  听到马舒也算合理的解释后,约翰手上的动作就不再坚持,和马舒面对面拥吻着,在她的上身前前后后乱摸一通后,让她离开了。

  丛林大地:希望能够继续得到书友们的支持和厚爱!!求收藏!!求点击!!谢谢!!!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otorc.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lotorc.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